Login | Register | FAQ
Anonymous

何处合成愁?离人心上秋

+ Post a reply

1 post Page 1 of 1


何处合成愁?离人心上秋

by ccq16y95 » Wed Apr 25, 2018 4:11 pm

何处合成愁?离人心上秋
  愁字应作何解?吴文英说离人心上秋。秋染上了一抹凄迷的色调,而离别的人心头才会积压着千丝万缕的哀愁,剪不断,理还乱,这是一种模糊的怅惘。读古典诗词,满纸烟霞,氤氲着浓浓的愁绪,愁是最常见的字眼,最普遍的感情基调。
  愁延伸到歌曲《秋蝉》中,变成“谁道秋下一心愁,烟波林野意悠悠。”到了周杰伦的《菊花台》是“愁莫渡江,秋心拆两半。”贺铸笔下的愁丝更纷繁,漫无边际,是最美的愁绪的表达。“试问闲愁都几许?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,梅子黄时雨。”愁已经被具象化了,是萋萋尽还生的春草,是飘落满城的飞絮,是绵绵不绝的黄梅雨。
  少年不识愁滋味,往往被人说成为赋新词强说愁。可是文人自古就是多愁善感的,一肚子的不合时宜,有厌世的感伤情绪,是现实的悖逆者。印象中的文人是满面愁容,一回披玩一愁吟,写下愁肠百结的文字。
  愁有忧国忧民的深愁,有飘零他乡的客愁,有分携之期的离愁,有感时伤怀的哀愁......而我的愁大抵是无端的闲愁,由内心生发,而非外物所造,是自己加诸身上的痛苦。读诗词久了,我也成了体质自带愁的人,并非标榜自己是文人,却常为愁所累和受此劳役。
  愁字的结构被徐志摩视为文学史上的一个杰作,有石开湖晕,风扫松针的妙处。如果用科学作比喻是原子的结构,能将旋转宇宙的大力收缩成一个无形无踪的电核。这十三笔画是凝聚宇宙和人生悲惨的现象和经验的结晶。在他眼中愁字变形为秋霞黯绿色的通明宝玉,若用银槌轻击之,当吐银色的幽咽电蛇似腾入云天。愁在并不令人厌弃了,反而独具一种美感和艺术感,有摄人心魄的力量,倒是寻常人看不到它的妙处。
  人是一簇脆弱而富于反射性的神经,一株会思想的芦苇,轻微的风吹就会触动敏感的神经。不是故意寻愁,而是在含愁的诗行中寻觅相似的灵魂。愁不知如何排遣,却又馈赠人以灵感。恰如辛弃疾的词所言:欲上高楼去避愁,愁还随我上高楼。可若没有了愁,何来这么多流传千古的美丽诗篇?
  文章转载自:短文学网
  短文学微信号:duanwenxuewang
推荐内容:
  #1、秒杀功略
  #2、西装裤子女直筒 长裤
  #3、当当优惠券如何使用
  #4、哈雷电动车
  #5、长款百褶连衣裙
相关的主题文章:
User avatar

ccq16y95

  • Posts: 1
  • Joined: Tue Oct 24, 2017 12:46 pm


+ Post a reply

Page 1 of 1